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28茶烟酒-中国最大的茶烟酒综合信息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
查看: 2178|回复: 0

一支烟,一场梦

[复制链接]

1078

主题

549

帖子

196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67
发表于 2017-7-19 15:4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  • 用 青 春 换 一 根 烟 的 光 阴
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回到十年前,那时候我十七岁,刚上高二。
我们学校有条梨花小路,路旁的梨树都开满了花,阳光透过粉白花瓣和青黛花枝洒在了被落花铺满的道路上。
在小路的尽头我看到了杨熠,他的周围有很多人,像是刚结束了一场战斗。
手里夹了一根烟,垂在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,在烟雾缭绕中有些不真实。

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,只是相遇,没有交集。
那个梦是被医院的电话吵醒的。

  • 二 脚 边 烟 蒂,散 落 一 地
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A市,成为市医院的儿科大夫,经过几年的努力胸前挂牌变成了“儿科主任”。
我没有想过我们会再见面,更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
那天我在医院值夜班,一个男人抱着孩子跑进值班室,女人紧紧跟在后面哭着喊救救孩子。小孩五岁左右,此时脸色发白,死死攥着他爸爸的衣角,哭得厉害。
诊断是急性阑尾炎,我马上安排了手术。
手术结束了,小孩惊吓过度,睡得不太安稳。
我走到病房门口,地上有很多烟蒂,男人蹲在地上沉默着,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。
病房内有孩子的母亲。我站在男人面前,静静地。
他抬头看见我,用手将烟头拢了拢,站起来说:“对不起啊医生,我不在这里抽烟了。”
他没有认出我,或者说他从未认识过我。
但我就是能认出他,杨熠。
对于某些人就是这样,不管经历多少年,不管岁月怎样磨平他的张扬,见到他的第一眼,依然能够在心里寻找到他最初的样子。

“孩子没事了,你不要太担心。”我看见他红肿的眼睛,似乎有哭过的痕迹。
“医生,谢谢你啊,多亏你,不然真不知道……”
我受不了他的客气,一时冲动脱口而出“我以前……”
病房的门开了,他的妻子递出了一个暖水瓶,让他去接水。
女人看见我,请我进病房看看孩子的情况。小孩的脸颊开始红润,我边记录边跟女人说:“明天禁食一天,后天吃些流食,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放心,没事的。”
我抬头看着她,一晚上的提心吊胆折腾得她很憔悴,但依然能看出是个美人。“你的孩子真漂亮,很像你。”
我往外走的时候,女人拉住我的手,“医生,谢谢你……”我摆了摆手,没有让她把话说完,继续向前走。
在走廊遇见了他,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不记得我了,但话到了嘴边却转成了生硬的语气:“如果要抽烟的话,电梯那里有吸烟区。”

  • 三 烟 慢 慢 散 去,回 忆 慢 慢 忘 记
故事并没有就这样结束,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牵引着,让我们再次相遇。
那天中午,我去楼下餐馆吃饭,前面有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:“医生,真的是你啊!”我抬头看见了他。
他走到我这边坐下,看起来很高兴,“医生,你还记得我吗,上次我家小孩……”
“记得,一直都记得。”我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。

他笑着说:“都没有机会谢谢你,看你还没有点菜,我请你吃饭吧,这家的招牌菜还不错。”语气诚恳得根本不容我拒绝。
“医生……”
“我叫唐素。”
他念了几句,“唐素,唐素,糖醋?”他又笑了,“很有趣的名字啊。医生,哦,唐素,你也是住在这附近吗?”
“嗯,我是本市的,高中大学都在这里上的。”我故意提起高中。
“我一直都在上海,最近才申请到这里的分公司工作。刚回到家乡,工作还没有安顿好,孩子就哭喊着肚子疼,把我们都急坏了……”
我默默听着他讲他的生活,我们仿佛多年的老友重逢。

  • 四 烟 快 灭 了
我叫唐素,十七岁的我是什么样子呢?或高挑或美丽或优雅?
不,都不是,高中的我与任何美好的字眼都沾不上边。蘑菇头,黑框眼镜遮住了大部分脸,又土又呆。
每天当我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出校门时,总有几个男生故意咬着舌头叫我:“糖醋鱼”。我只管低头走路,不去理他们。
那天中午,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篮球不偏不倚砸在我的脸上,顿时眼前一黑,腿磕在旁边的铁皮垃圾箱上,眼镜不知丢到哪里去了。
正在我狼狈的满地找眼镜时,一双很漂亮的手出现在我面前,手里拿着我的眼镜。
我接过眼镜,抬起头看,是杨熠。
他没有要收回手的意思,见我怔怔地看着他,他笑了,把我从地上拉起来。
“敢坐我的‘畅行者’吗?”他口中的“畅行者”是他旁边的一辆蓝色摩托车,上面载过无数个长发飘逸的漂亮女孩。我摇摇头,紧接着又重重地点头。
他又笑了,他似乎很爱笑。而我真的坐上了那辆“畅行者”。
“哥怎么换口味了,这种的也能……”说话的是一个瘦瘦的男生,一脸不屑地看着我。他没有理那个男生,偏了偏头问我:“你住哪?”我说出一个地址。
当耳边疾风吹过,吓得我摇摇欲坠时,我才知道这辆车为什么叫“畅行者”了。我紧紧地抓住座位两边的铁杆,风像刀子一样割着我的手。
“喂,能不能慢一点?”我难受得想吐。
“慢了就不是‘畅行者’了,还有,我不叫‘喂’!”他语气恶劣,但我知道他在笑。车速果然慢了很多。
“我叫杨熠。”他突然说话让我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“哦,我叫……”
“我知道,唐素嘛,名字跟人都很有趣……”
称赞来得猝不及防,却像颗定位子弹精准的击中我。我愣了好一会儿,等回过神来已经到了我家门口。
我站在原地看着渐渐远去的他,扬起的飞尘模糊了眼睛。巷口传来温柔的女声:“你抽的烟,让我找遍镇上的店,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没改变对你的思念,过一天眷恋有增无减,记忆像天线寂寞不断上演……”

本文已在“逆向通行”首发,
版权所有,
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。

Luciau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

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

QQ|28茶烟酒

GMT+8, 2018-5-23 07:18 , Processed in 0.212424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